2017财年博士学位授予仪式 致辞(2017年9月25日)

第26任校长 山极 寿一

今天获得京都大学博士学位的222名同学,祝贺你们。

被授予学位的同学当中有59名留学生。京都大学博士学位获得者人数已累计达到43,523名。我谨代表在座的副校长、研究科长、学馆长、学舍长、教育部长及全体教职员工,向学位获得者表示衷心的祝贺。

京都大学所授予的博士学位分别都赋有各专业领域的名称,例如(文学)博士,这些专业领域共有22个。此外,5年前领导研究生院课程开始后,应该会在听课并结业的同学的学位证书上备注该项。在如此众多的专业领域中,同学们夜以继日地相互切磋、刻苦钻研,终于苦尽甘来走到了今天的高度,作为校长我感到无比的欣慰和荣耀。今天授予学位的这一刻,既是同学们迄今为止的努力告一段落的时点,也是今后人生的出发点。我期待着同学们今天得到的学位会为你们今后开辟人生道路发挥巨大的作用。

从就任校长以来,我一直将大学定位为向社会和世界敞开的窗口,并提出了WINDOW构想。在人们对大学所期待的教育、研究、社会贡献这三种作用中,我将教育视为整个大学的共同使命,并在全校的合作下提高优秀学生和年轻学者的能力,将他们送到可人尽其才之处。WINDOW构想的首字母W表示Wild and Wise,即以培养开拓性的、智慧的能力为目标。I表示International and Innovative,就是希望在充满了国际性的环境中,经常关注全球动向,在与世界各地的人们自由对话的同时,产生出划时代的创新的尝试。N表示Natural and Noble。京都大学位于三面环山的千年古都,处于自然景观优美、历史氛围浓重的环境中。自古以来,京都大学的学者都在如此丰富的环境下与自然交流,不断地孕育出了许许多多的新创意。其中也包含了希望大家在向自然学习、增加接触京都历史遗产之机会的同时,注意高尚的品格和无愧于心的行为、养成高洁作风的愿望。D表示Diverse and Dynamic。随着全球化时代的到来,多元文化融合共存已成为当代的必要条件。京都大学必须是一个对多元文化和观点持开放态度、可以自由学习的场所。另一方面,不受快速的时代潮流影响、正确地重新审视自己的存在、在悠久的历史中摆正自己的位置、正大光明地采取行动也很重要。O表示Original and Optimistic。颠覆以往常识的构思实际上是在吸收了许多人的想法和体验后诞生的。为此,首先需要一个充分理解优秀得令人感动的人的行为和言语并在与朋友分享交流的同时深入思考的过程。当自己的思绪受阻、或受到朋友指责而觉得悲观时,还需要能够充满希望地跨越障碍的精神力。此外,还必须培养更加乐观地面对失败和指责,以此为食粮,采纳不同的观点,从而走向成功的能力。最后的W表示Women, leaders in the Workplace。我们一直通过营造女性能轻松工作、专心学习的环境,推进着“女性领导者的培养”、“家庭生活并立的支援”、“下一代培养的支援”。即将走向社会的各位同学们,你们将成为后辈们的典范。希望大家都能有效利用自身的经验、发挥各自的能力,不分男女、打破藩篱,完善工作环境,创建快乐社会。

我翻看了一下同学们的论文报告汇总,让我印象深刻的是着眼于普遍现象的多元且稳重的基础研究比较多,这极具京都大学的特色,同时也有反映了最近几年世界局势变动的内容。在全球化浪潮中与异文化的接触、多文化的共存共生、人的迁移与物的流通、全球性的气候变化及灾害、社会剧变中的法律及经济的重审、包括心理疾病在内的针对各种疾病的新疗法等等,可以说是包罗万象。

这些论文都对当今世界发生的问题、以前未解决的问题进行了精辟分析,并提出了有助于问题解决的新的证据及建议。根据可靠资料进行深刻研究后所发表的这些建议可以成为通向未来的合适路标。此外,还有从题目就会吸引你去了解更详细内容的论文、超过了我的理解能力的许多优秀研究都成为了学位论文,我完全被这些研究的多样性所震撼了。我坚信,这些多样性、创造性和先进性一定会成为改变未来世界的思想以及创新的助推力。

那么,大家通过数年的研究生活打磨了怎样的精神呢。其中应该会有只有在京都大学才能获得的宝贵精神。去年荣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大隅良典先生虽然毕业于东京大学,但从1970年到71年的2年研究生院博士课程却在京都大学理学研究科进行了本土留学。他曾在理学研究科刚建成的生物物理学教室中研究阻碍大肠杆菌蛋白质合成的大肠杆菌素。在今年7月被京都大学授予名誉博士称号时,大隅先生满怀眷恋地述说了当时的印象。“当时的京都大学的环境能让我无拘无束地进行我觉得非常有趣的研究,那也成了我之后走上漫长的研究人生的契机”。那个环境不仅培养了大隅先生,还培养了以发现钙黏蛋白的竹市雅俊先生为首的众多年轻才俊。而且,那还是一个称作“自由之学风”的京都大学传统的学术环境发挥力量的时代。1970年进入京都大学的我,当时正好在大隅先生待过的同一个理学部校园里过着本科生活。虽然是有别于大隅先生的称作自然人类学”的学术领域,但也讴歌过一样的自由之学风。那里有着以敬称称呼教授、学生们也以平等的立场参加研究室讨论的文化。

大隅先生在完成博士课程的2年之后取得了学位。听说之后又在没有工作情况下去了美国的洛克菲勒研究所留学,且为了探索研究课题而饱受艰辛。但是,在那里与酵母的邂逅,促进了之后荣获诺贝尔奖的“在细胞自噬机制方面的发现”。这一发现的契机就是注意到当酵母处于饥饿状态后会改造细胞内部形成孢子并进入休眠状态的现象。据说当发现处于饥饿状态的液胞中发生的现象时,大隅先生抑制不住兴奋,不论见了谁,都会转着说“我发现了件有趣的事情”。我非常清楚明白这种喜悦与兴奋。因为我也曾在实地调查时经历过好几次这样的瞬间。将发现写成论文,其成果得到社会的赏识,这对于学者来说固然重要,但我认为,所谓学者的喜悦,首先应该就是发现任何人都前所未见的现象。而将发现整理成形,则需要令其具有价值的耐心努力。据说大隅先生在发现自噬之后继续用电子显微镜观察了1年,并从作为论文投稿到得到受理又经过了2年。到新现象得到认可为止都需要很长的时间。

为了将自己发现的新的事实和观点告诉世人,需要可以耐心地持续追求认为有趣的对象或现象并令其变成发现的静谧而自由的学术环境、以及可以进行将发现作为论文整理成形的高质量对话和讨论的社群。一直以来,京都大学都在竭尽全力维持这种环境。但非常遗憾的是,如今大学所处的环境和诸位学生的意识都开始呈现出想要追求眼前看得到的成果和可以在短时间内达成的目标的趋势。大隅先生也指出过,是否即刻于人有用的观点最近在年轻学者中越来越强烈。不给年轻人思考的余地,在先到先得的世界里持续竞争,陷入不得不量产论文的状态,这样是不会令科学变得丰富多彩的。因为如果社会失去了从容,科学也在这种影响下变成了竞争的世界,那么真正意义上从事科学的乐趣也将慢慢消失。所以说,学者需要有踏踏实实地致力于科学、即使没钱也要做的执着、不畏惧一次或两次失败的觉悟。

今天汇聚在此的同学们想必都通过京都大学的研究生活充分体验了发现的喜悦、以及到写成论文为止的艰辛。大家一定通过与自己相同领域的伙伴及其他领域的伙伴进行积极的对话,形成了独有的观点或世界了吧。那就是在大家在自由学术宫殿——京都大学学习过的证明,一定会成为大家今后毕生无可替代的财产。此外,同学们的学位论文是对后世最好的礼物,大家留下的足迹将成为追随者的目标。其价值关系到你们今后是否能够坚守作为学者的骄傲与基本素养。近年来,科学家的造假事件接连曝光,受到了全社会的严厉批判。希望同学们满载着京都大学给予你们的学者风范和学识,走出一条光辉的人生道路。

再次祝贺大家。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