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财年研究生院学位授予仪式 致辞(2018年3月26日)

第26任校长 山极 寿一

今天,在京都大学被授予硕士学位的2,207名同学、(专业)硕士学位的151名同学、(专业)法务博士学位的129名同学、博士学位的555名同学,我向你们表示由衷的祝贺。

被授予学位的同学当中有382名留学生。迄今为止获得京都大学硕士学位的累计人数是7万8,812名,(专业)硕士学位是1,690名,(专业)法务博士学位是2,121名,博士学位是4万4,078名。我与列席的副校长、研究科长、学馆长、校舍长、教育部长、研究所长、领导课程协调员以及所有的教职员工都对同学们获得学位表示衷心的祝愿。

京都大学所授予的硕士学位或博士学位分别附注了各专业领域的名称,例如(文学)博士,这些专业领域共有22个。此外,6年前领导研究生院课程开始后,会在听课并结业的同学的学位证书上备注该项。在如此众多的专业领域中,同学们夜以继日地相互切磋、刻苦钻研,终于苦尽甘来走到了今天的高度,我对此感到无比的欣慰和荣耀。今天授予学位的这一刻,既是同学们迄今为止的努力告一段落的时点,也是今后人生的出发点。我期待着同学们今天得到的学位会为你们今后开辟人生道路发挥巨大的作用。

当今世界正准备变身为超越信息社会的超智能社会。今后,利用人工智能(AI)的信息通信技术应该会把各种信息都变成数据,令物联网与人际网更加紧密。可以实现自动驾驶的驾驶员监控系统(Driver monitoring system)、智慧城市感知(Smart City sensing)、利用摄像头和AI的商品识别技术、多国语自动翻译技术、灾害信息分析技术等各种新技术层出不穷。或许今后AI能利用庞大的数据找到病因,设计并应用适当的治疗方法,再由医疗机器人来进行安全的手术。这应该会为安全环境的创造做出重大贡献。但现在,安全不等于安心。因为安心是由值得信赖的人际圈所带来的。不论是多么安全的地方,如果被朋友背叛,瞬间就会陷入危机。我们如今正处于一面享受丰富信息一面独自直面危险的焦虑社会中。我认为,与朋友相互分享的幸福时光不是AI能够创造的。那是扎根于身体的、与效率化完全背离的东西。我们需要构思一个能高明地将其组合进去的超智能社会。为此,跨越文理边界的深厚学识和自由穿梭时空的广泛知识缺一不可。有人预测,现有职业中的一半左右会在10年之后被AI替代。希望今天获得学位的各位同学都能发挥在京都大学培养的高超能力,令其在这个困难的时代开花结果。

我翻看了一下同学们的论文报告汇总,让我印象深刻的是着眼于普遍现象、多元且稳重的基础研究比较多,这极具京都大学的特色,同时也有反映了最近几年世界局势变动的内容。在全球化浪潮中与异文化的接触、多文化的共存共生、人的迁移与物的流通、全球性的气候变化及灾害、社会剧变中的法律及经济的重审、包括心理疾病在内的针对各种疾病的新疗法,等等,可以说是包罗万象。这些论文都对当今世界发生的问题、以前未解决的问题进行了精辟分析,并提出了有助于问题解决的新的证据及建议。我认为,根据可靠资料进行深刻研究后所发表的这些建议可以成为通向未来的合适路标。另外还有从题目就会吸引你去了解更详细内容的论文、超过了我的理解能力的许多优秀研究都成为了学位论文,我完全被这些研究的多样性所震撼了。我坚信,这些多样性、创造性和先进性一定会成为改变未来世界的思想以及创新的助推力。

那么,大家通过数年的研究生活打磨了怎样的精神呢。其中应该会有只有在京都大学才能获得的宝贵精神。今年正值日本首位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福井谦一先生诞辰100周年。福井先生从京都帝国大学工学部毕业后,于1951年任京都帝国大学工学部燃料化学科(后来的石油化学科)教授,发表了“前线轨道理论(frontier orbital theory)”,在全球的化学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成为京都大学继物理学奖的汤川秀树先生和朝永振一郎先生之后的第3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石油化学教室的红砖建筑物利用的是原第三高等学校时期的建筑物,如今依然留存在吉田校区内。

其实,据说福井先生荣获诺贝尔奖的背后是京都大学工学部重视基础研究的传统。工学部以重视实用科学的教育研究为宗旨,不论在东京大学还是京都大学,都是在作为帝国大学成立伊始时就开设的学部,被视为日本规划建设重视实用科学之大学的证据。然而,如果回顾福井先生的经历,那么与这种对工学的普遍印象全然不同的学术世界就会渐渐浮出水面。

出生于奈良县的福井先生说他小学时喜欢语文和历史,爱读《夏目漱石全集》,希望今后成为一名历史学家;同时,他又亲近山野自然,中学时加入了生物联谊会,还会忘我地采集植物和昆虫;当时没有将自然作为“文献”而是作为原始体验来经历,这对后来提出化学新理论时养成重要的“科学直觉”非常有用。高中时,他在课外活动中学习剑道,喜欢数学,却最怕化学。经由父亲介绍遇到当时京都帝国大学工业化学科的喜多源逸教授后,改变了他一生的道路。

那就是喜多教授所说的一句话——“如果喜欢数学,就应该研究化学”。当时,化学研究被认为是必须通过实验才能知道的实证研究,据说在旧制高中中还曾有过不喜欢数学的人会在大学里学习化学的常识。听了喜多教授与之完全相反的理论后,青年福井感到了预见化学的未来般的敏锐洞察力,在喜多教授的鼓励下,决心拜入其门下进行化学研究。喜多教授反复提醒青年福井的话语就是“应用研究离不开基础研究”。当时规定工学部工业化学科的学生也要学习理学部化学科的科目,青年福井在选修了各种各样的化学基础科目后,认为其基础不是化学本身,而是物理学,并将量子力学定为要着重学习的目标。据说他阅读还是新领域的量子力学的德文原著,并考虑今后尝试将化学变成数学。喜多教授的得意门生之一儿玉信次郎先生也说明了在战后缺乏物资和设备的时代先学习基础科学的必要性,并与福井先生们一起跨越教师与学生的界限,涉足理论物理学的尖端领域,进行旷达自在的相互辩论。这种深入的跨学科讨论最终形成了前线轨道理论。

做学问时,拥有对时代的感受性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从福井先生走过的足迹可以知道,不论获取哪种学问,都需要广泛的学识和基础。发现未知领域和新颖课题的能力有时候是小时候在自然中玩耍的经验、通过不同领域培养的见识所孕育出来的。但是,当今全世界参与科学的姿态都非常整齐划一,陷入了追求与技术结合之后可以立即为社会做贡献的创新的风潮中。而我认为,除了自己的学术领域外,还应广泛吸收其他领域的知识和艺术,各位研究者都拥有独有的感受性和科学直觉,这才是非常重要的。

今天汇聚在此的同学们应该都通过京都大学的研究生活将目光广泛地投向其他领域,并通过积极的对话形成了独有世界了吧。那就是大家在京都大学学习过的证明,一定会成为大家今后毕生无可替代的财产。此外,同学们的学位论文是对后世最好的礼物,大家留下的足迹将成为追随者的目标。其价值关系到你们是否能够坚守作为京都大学毕业生的骄傲与基本素养。近年来,科学家的造假事件接连曝光,受到了全社会的普遍关注和严厉批判。希望同学们满载着京都大学给予你们的学者风范和学识,走出一条光辉的人生道路。

最后,再次向同学们表示衷心的祝贺。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