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财年本科入学典礼 致辞 (2017年4月7日)

第26任校长 山极 寿一

今天,我谨向入读京都大学的2,930名同学表示由衷的祝贺!我与来宾井村裕夫前校长、松本纮前校长、名誉教授、以及出席典礼的副校长、学部长、各部门领导及所有的教职员工一道欢迎大家入学。同时,我对大家一直以来的不懈努力表示敬意,并向支持你们的家长及相关人员表示衷心祝贺!

京都是三面环山的盆地,京都大学位于其东边,附近就是可眺望吉田山和大文字山的风光明媚的地方。这个季节,各种树木生长发芽,群山新绿欲滴。人们也因这些鲜艳的色彩而心情激动,纷纷在新的学习环境和工作环境中发挥蓄积已久的精力和体力,投入各自活动的舞台。想必今天聚集在入学典礼上的同学们也想要趁着明媚的春光和清新之风登上一展才华的新舞台吧。京都大学在由衷欢迎各位的同时,希望大家能在京都大学磨练展翅飞翔、冲向世界的能力。

京都大学自1897年创建以来,一直秉持“自重自敬”的精神,培养自由之学风,开辟创造性的学术世界。为地球社会的和谐共存做贡献也是京都大学的重要目标。如今,世界正在体验20世纪想象不到的急剧变化。本应随着东西方冷战的结束而瓦解的世界的对立结构却随着民族及宗教间的对立而变得越来越复杂、残酷,地球环境加速恶化,意想不到的大规模灾害及致命传染病在各地盛行,金融危机从根本上动摇着国家的经济和人们的生活。在这种惊涛骇浪之中,京都大学正面临着如何在以建校精神为基础的同时响应国家和社会的要求的问题。

京都大学必须坚持以自学自习为座右铭,成为不拘泥于常识的自由之学风的学术之都。为此,我认为首先京都大学必须在作为安静的学究场所的同时,作为通向世界和社会的窗口发挥作用。因此,我根据“大学就是窗户”的标语,启动了与窗户相关的WINDOW构想。即,大学是通向世界和社会的窗户,教职员工和学生齐心协力将其打开后,在学生们的背后轻轻地推一把,将他们送出去。我们将这作为全校的共同目标,并利用各字母在行动目标中提出了Wild and Wise、International and Innovative、Natural and Noble、Diverse and Dynamic、Original and Optimistic、Women, leaders in the Workplace。校园不只是大学区域内。京都大学在全日本拥有许多附属研究所和研究中心,在世界上有着50多个研究网点。同学们将一面在这些研究所和网点参加实验及实地调查,在有着悠久传统和历史的京都市区与人们接触交流,一面锻炼能力,藉此在不久之后成长为能够在世界舞台上大展拳脚的人才。

那么,不拘泥于常识的自由构思指的是什么呢?在我还是高中生的上世纪60年代有一首非常流行的歌曲。那就是去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鲍勃·迪伦的以问题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 

一个人要走多远的路,才能被称为人?”
开始的歌。然后是

“How many ears must one man have 
Before he can hear people cry? 

一个人得有多少耳朵,才能听见人们的哭泣?

How many deaths will it take till he knows
That too many people have died? 

还需要有多少人死去,他才知道已有太多人死去?”
最后以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 in the wind 

我的朋友,答案就在风里飘着呢”
结束。

这首歌是鲍勃·迪伦21岁时创作的,“答案就在风里飘着呢”这句话表达了“答案既不在书上,也不能通过电视里知识分子的讨论来获得。在风里飘着,即使落到地上,也没有人会想要抓住,所以又会再次飞走”的心情。他还这样唱道:

“How many times can a man turn his head
And pretend that he just doesn’t see?”
 

就这样,这首歌强烈谴责了明知错误却将视线从错误上移开的人。它是发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美国民权运动的赞歌,日本也有许多年轻人哼唱。

大学里充满了没有答案的问题。但是,为了发现问题,必须摆脱自私的思维,以崭新的目光来审视这个世界。当对以前一直觉得理所当然的观点抱有怀疑时,不转移视线,而是想要追究其真相,不拘泥于常识的构思就是从这样的态度中产生的。不论有着怎样的反对,不论会不会被嘲笑为古怪的想法,都必须鼓足勇气,抓住飘在风中的答案。迄今为止,京都大学已在这种精神下向社会贡献出了许多新的发现和独创观点。日本第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汤川秀树先生就在京都大学教官研究集会上说过,“探索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的内在真理,发现真理,并向学生们、后来人、以及校外的人们传达真理就是大学本来的使命”。我认为其中饱含着大学的知识不是用来追求私利的,而应始终为了公众、为了社会而存在的骄傲。

当代被称为国际化时代。大家今后要大展身手的舞台也会大幅跨越日本这个国家,延伸至全世界。为了地球社会的和谐共存,应该解决的课题数不胜数。自然资源缺乏的我国开发出了以先进的科学技术令人们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的设备,并源源不断地将它们送到世界各地。近年来,进驻海外的日资企业、在海外工作的日本人急剧增加,在日资企业和日本工作的外国人的数量也直线上升。大家终有一天会投身于这股浪潮中。为此,必须事先了解日本及各国的自然、文化、历史,掌握可以根据对方自由展开话题的广泛学识。即使学习理科的学业,从事技术领域的工作,在国际谈判中也会需要各种各样的文科知识;同样的,许多时候文科类工作也需要理科知识。只有精通世界及日本的历史,具备有识之士者应有的高质量知识,才能在国际舞台上发挥领导作用。京都大学在全校教师的配合下,成功构建了高质量基础与通识教育的实践系统。为了满足学术的多样性和层次性,设计了班级配置科目及课程树等,并设置了重视与教师对话和实践的研讨会及小班研讨课。随着外籍教师人数的大幅增加,还设置了用英语来实施本科授课和实习的科目。为了在取得博士学位后能在全世界发挥实践能力,我们启动了五个研究生院领导课程。作为尖端学术中枢,去年4月成立了高等研究院,通过京都大学的学术,在全世界扩大网络。此外,除了现有的留学课程外,去年起还新设了由自己策划执行的名为“趣味挑战”的体验型留学。这是让学习不仅限于大学学习,还可以亲自体验海外的文化与自然的实地调查型计划。我们希望大家通过与各种各样的外国人的对话,在新的学习场所培养为世界做贡献的独创能力。

最后,我想要将我非常喜欢的一首诗送给大家。这首诗就是在战时的学生动员与战败的残垣废墟中度过了自己最美好的青春时代的茨木纪子(Noriko)的《6月》。

‘哪里有美丽的村庄
完成一天的工作后来一杯黑啤酒
搁下锄头 放下篮筐
不论男女都干下一大扎

哪里有美丽的街道
结满了可口果实的林荫树
没有尽头 发紫的暮色中
充满了年轻人轻柔的喧嚷

哪里有人与人之间的美好力量
一起生活在同一个时代
亲切感和趣味以及愤怒
都会变成尖锐的力量 出现在面前’

我想在大学里打造茨木纪子(Noriko)寻找过的美丽的村庄和街道。京都大学在二战时为学生出征送去了4,500多名学生,仅仅是已经确认的,就有260名学生阵亡了。这样的错误绝不能再犯。我认为,为了实现地球社会的和谐共存,首先必须将大学建设成任何人都能相互分享生活乐趣的美丽的地方。随着去年《公职选举法》的修改,以前赋予20周岁以上国民的选举权下调到了18周岁。进入京都大学的所有同学都可以参加选举了。在茨木纪子(Noriko)的时代,规定25周岁以上的男子才有选举权,许多大学生都没有参与政治的资格。参加学生出征的学生们并不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出征的,而是按照上一代人的决定被迫参战。如今,大家可以对自己所处的环境、是非对错及其政治判断投出自己的一票。请大家必须将这一点牢记于心。

为了将京都大学变成美丽的地方,我们将进一步完善教育研究活动,并为了能让学生们安心、充实地生活而不懈努力。作为相关的支援对策,我们成立了京都大学基金。今天也向各位家长的手头分发了该基金的介绍,还为纪念入学实施了特别的企划。请务必查看你们手头的资料,如能得到你们的配合,我将不胜感激。

我会一直祈愿大家能在京都大学一边运用对话一边多与校友联系,游历并享受未知的世界。

最后,再次祝贺大家进入京都大学!

(“ ”引用自Bob Dylan的《blowin' in the wind》)
(‘  ’ 引用自茨木纪子(Noriko)先生的《看不见的投递员》(饭塚书店、1958年),并翻译成中文(简体))

新闻